梅花古樹

刺客圈寫手/太極拳初學者

住在香港的天璣子民,《刺客列傳》第一季心頭好
站定蹇齊從不動搖,第一季全員粉/鈐派/蔥爺三十派
蹇齊/執離潔癖,堅持不拆不逆
拒吃:無理拉郎配/All受||極度雷區:ALL蹇執光/毓蹇/執光執/哭仙狗/子X/顧XX
4/2017起產糧
不定期更文,隨喜好寫作,甜虐不定,產量偏低,請謹慎關注
腦洞專區@白梅古道/簡體版專頁@梅花古树简体专區

《如果要找刺客們下廚》翁彤、執明--手磨香糊

簡體版:http://meihuainchina.lofter.com/post/1efe1996_109933ba

前言:
這文的腦洞很早就有了,原本打算很遲才填的。後來最近看了第二季太傅爺爺的戲碼,大為感觸,就用了四天時間寫了此文。
(23/9/2017 內容有些少修改)


有OOC/私設
出場人物:執明、翁彤、莫瀾
(沒有第二季人物)


--以下正文--


-天權朝堂-
「王上駕到!」
早朝時間,眼皮泛黑的執明緩緩來到朝堂。
一眾臣子停止竊竊私語,自行列班,向執明敬禮。
「參見王上!」
「免禮!」
執明坐下王椅上,開始上朝。
「眾卿家,最近的奏摺,本王都批閱過了。這次要商議的是⋯⋯⋯⋯」
一眾老臣子,眼見這年輕君王最近一個月都每天都準時上朝,不像以前般三天不上朝,甚是安慰。
下朝後,臣子們又竊竊私語。
「先王在天之靈,一定很欣慰吧!」
「我彷彿看到先王顯靈了!」
「王上終於清醒了!」
只有太傅翁彤一人感到不妥。
好歹他看着執明長大,就只有他察覺到執明的異樣---自從慕容離離開後,執明就變得木無表情,聲線也有點沙啞。
他打算找莫瀾談一談。



-莫府-
莫瀾匆匆忙忙來到門前迎接翁彤,拱手鞠躬。
「參見太傅。本人剛剛從嘉成郡辦事歸來,有失遠迎,望太傅恕罪。」
「免禮。看你風塵僕僕,辛苦了。」
莫瀾為翁彤煮了清茶,問:「太傅可為王上的事見本人嗎?」
「既然你都猜到了,老夫問你,王上最近有到府上作客?」
莫瀾聽到翁彤這一問,就托起腮子,一臉無奈回答:「唉⋯⋯王上變了。自從慕容先生離開了天權後,王上就沒來本人的陋室飲酒聽歌了,現在⋯⋯絲竹又不聽,羊也不鬥了。有時本人入宮拜見王上,王上也只是在書房內看奏摺、與本人品茶下棋,就是不怎麼說話。而且,王上以前愛品淡淡的青茶,但最近品的茶又濃又苦!」
翁彤沉默不作聲。
莫瀾皺了眉頭,繼續說:「太傅,請問⋯⋯你也察覺到王上有異樣嗎?」
翁彤無奈地說:「老夫覺得,王上長進起來,這本來是好的,但是⋯⋯王上也封閉了心房了。」
莫瀾也點頭了。兩人覺得執明如此模樣,都心痛了。
「本人建議太傅入夜去那個地方⋯⋯」
「不用說了!你以爲老夫不知道嗎?」
翁彤拂袖而去,莫瀾只好恭送他離開。
「知君者,莫若太傅也!」



-向煦台-
夜晚,月圓之夜。
「阿離,你可要天上的月亮嗎?今晚月色真美啊。」
執明煮了黑茶,自斟自飲,再拿起從書房帶來的奏摺慢慢批閱。
自從慕容離去了遖宿後,他每晚都在向煦台煮黑茶、看書、批奏摺。只有濃甘的茶,才驅除到睡意。
他怕夢見慕容離當時離去的身影。
「阿離,當年嘉成郡發大水,本王按你建議去辦,你看看莫瀾把嘉成郡治理得那麼好⋯⋯」
執明再喝一杯茶,像傷心人喝酒一樣,茶不醉人人自醉。
「本王就知道你有才,才封你為蘭台令⋯⋯你到底是什麼人?你到底想要什麼?」
只有留在向煦台,執明才能回味以前慕容離在宮中的日子,他吹奏的憂傷小調、他批奏摺的模樣、他罵自己混吃等死⋯⋯
「本王可以不再混吃等死,學習治國之道。但傷了天權子民去爭天下,本王會心痛⋯⋯你不會回來吧。」
又一個無眠的夜晚。



次日晚上。
執明又躲在向煦台喝茶看書。
他已經多天沒有好好睡過,黑眼圈也越來越深,但他就是不想睡。
別說笑或哭了,他的臉早已僵到木無表情。
此時,一股麻香飄入房間⋯⋯
「這香味是⋯⋯黑芝麻?」
執明抹去嘴角的流涎,本來胃口不佳的他,突然覺得有些餓。
只見內侍傳上一碗黑色的甜湯,說:「王上,宵夜到了。近日王上胃口不佳,故做了甜湯供王上享用。」
「這是什麼甜湯?」
「芝麻糊,是把黑芝麻搗磨再熬煮而成。」
執明挖了一匙芝麻糊嘗嘗,然後吃過清光。
芝麻糊口感很厚實,香氣濃郁,甜度剛剛好。他覺得這味道很熟悉,就像很久以前有前輩為他煮過的一樣。
「明天晚上再做一碗吧,本王很喜歡。」
「謝王上!」內侍高興地領走空空的碗離去,他很久沒見過王上好好用膳了。
這一晚,執明在向煦台睡得很甜。他夢見自己成了小孩,有一個人伸出厚肉的手掌,把他擁抱在懷,摸摸他的頭。
這碗芝麻糊是誰煮的?



-御膳房-
「大人,你就交給御廚吧!大人年事已高,怎可以操勞?」
「不行,交給別人做,味道會不一樣!大米瀝乾了沒有?」
「已瀝乾了。」
「幫老夫預備石榴木和擂缽,芝麻快炒好了!」
昨晚執明吃的芝麻糊,就是翁彤親手煮的。
翁彤取上好的黑芝麻,加少許白芝麻,細火炒香。一炒出香味便要立即從鑊中起出來,否則炒糊了便有燒焦的味道。
他把炒好的芝麻和少量已洗淨瀝乾的大米放入笨重的陶土擂缽,再手持粗長的石榴木,沿着擂缽的坑紋,慢慢研磨芝麻,直到芝麻被磨成油潤幼滑的膏。最後把芝麻膏加水和冰糖,慢慢烹煮。
「煮好了,傳去向煦台給王上慢用吧。」
「是,大人!」
內侍連忙把芝麻糊送去向煦台。半個時辰後,他回送了一只空碗回御膳廚房。
翁彤看着這空碗,終於放心了。



過兩天,休沐一天後上朝的翁彤,見到服侍執明的內侍一臉無奈,甚是悔疚。
「王上⋯⋯胃口又變差了。」
「發生什麼事了?告訴老夫。」
「昨晚小人自作主張,請御廚煮芝麻糊給王上享用,不料王上嘗了一口,便說以後不吃宵夜了。今早也沒好好進膳⋯⋯」
「哎呀!都說別人煮的味道會一樣了!」翁彤氣到當場敲打了內侍的頭。「你囑咐御廚預備上好的核桃,只需去殻去皮便可!聽到了沒有?」
「是,大人!」內侍急步離開。


又到夜晚。
御膳房內,內侍燒了柴火,翁彤把去了薄皮的核桃以文火下鑊,炒成金黃色。他把核桃、大米、清水放進擂缽,以石榴木慢慢研磨。
「這木又重又硬啊!大人,為何要用石榴木慢慢磨?」
「石榴木磨出來的甜湯比較香,而且它的樹皮,孩子吃了就不會鬧肚子。」
「⋯⋯可是本王不是孩子了。」
翁彤轉頭一看,執明就站在門口看着他們。
「王上,老⋯⋯老臣⋯⋯」太傅被嚇到不知所措。
「果然那一晚的芝麻糊是太傅煮的,本王嚐得出。」執明慢慢走近太傅身邊,握住他手上的石榴木。「那晚的芝麻糊,吃起來很香,有一點點顆粒。之後御廚用石磨磨的甜湯,雖然很滑溜很好吃,但是⋯⋯父王喜歡太傅煮的味道多一些。」
「王上你還記得啊!」
「教本王做吧,太傅。」
兩人一起拿住木頭把擂缽內的材料不停研磨,終於磨成糊狀,再加冰糖,放瓦煲內邊煮邊攪拌。煮出來的核桃糊,剛好三人
份。
「太傅,我們一起吃吧!」
執明把兩碗核桃糊拿去寢室,留了一碗給內侍吃。


 
在寢室內,執明和翁彤一邊吃核桃糊,一邊說起孩提往事。
「本王記得小時候,父王常抱住本王,餵本王吃甜點、吃甜湯,再摸摸我的頭。那甜湯的味道,本王現在還記得。」
「哈哈哈哈,那時先王還未自立為王,他和王上一樣嚐甜,老臣有時不覺技癢,就煮甜湯給先王吃了。芝麻黑髮,核桃補腦啊!」
「太傅,本王自問不算賢君,哪有可能有父王的成就呢?」
「只要王上肯努力,一定會的!」
「太傅⋯⋯」吃完了核桃糊,執明慢慢把身子向翁彤靠攏,翁彤輕輕摸他的頭,像父親抱住兒子一樣。
「王上,你真的長大了。」

--正文完--




筆記:(23/9/2017有追加)
1. 為寫此文,我搜集資料,結果我搜到傳統芝麻糊的兩種做法:用石磨磨漿、以擂漿棍和擂缽手擂。之前我只吃過石磨和攪拌機打的,石磨最滑最好吃。後來買到石榴木擂漿棍和磨缽,磨出來的味道真香了。

2. 我搜查過,擂漿棍通常以可入藥的木材(油茶木、番石榴木、石榴木)製成。我在香港只找到石榴木,另外我看過有關廣式糖水(甜湯)的影片,老師傅說用石榴木磨出來的芝麻糊比較香,便寫成用石榴木磨糊了。


评论(9)
热度(2)
©梅花古樹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