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花古樹

刺客圈寫手/太極拳初學者

住在香港的天璣子民,《刺客列傳》第一季心頭好
站定蹇齊從不動搖,第一季全員粉/鈐派/蔥爺三十派
蹇齊/執離潔癖,堅持不拆不逆
拒吃:無理拉郎配/All受||極度雷區:ALL蹇執光/毓蹇/執光執/哭仙狗/子X/顧XX
4/2017起產糧
不定期更文,隨喜好寫作,甜虐不定,產量偏低,請謹慎關注
腦洞專區@白梅古道/簡體版專頁@梅花古树简体专區

轉世以後(第二章/天樞組全員)天倫之樂的幸福生活

楔子/腦洞序篇/毓埥第一章/天璣/蹇齊

簡體版:http://meihuainchina.lofter.com/post/1efe1996_113f40bf

本篇為輕鬆向/甜向同人

內含OOC/私設(鈞天大陸戰後二百年的和平時代/鈞天大陸和遖宿只有男性)

同性生子

帶天樞組全員(仲孟、凌世蘊、蘇氏叔侄)

孟章年長設定

毓埥以「遊子/旁觀者」角色出場




--以下正文--

-天樞.雲山-

「很冷啊!沒想到天樞這地方這麼冷!」毓埥兩手抱住自己,微微發抖。「早知如此就帶獸皮衣來⋯⋯」

但比起沒有帶寒衣,毓埥還有一件事令他感到心煩。

他的盤川快用光了⋯⋯

幸好之後有位經過雲山的大哥,見到這吃不飽穿不暖的遖宿小子怪可憐的,就暫時收留了他。



-九原州-

「謝謝你大哥,你煮的飯很好吃啊!咳咳咳⋯⋯」幾乎餓壞的毓埥差點就噎到。

「這只是米飯和醃菜而已,慢慢吃吧。」大哥見他狼吞虎嚥,實在沒好氣。

「小子,你一個人由遖宿來鈞天大陸遊歷,是否應該帶多一些衣服和盤川呢?」大哥拿了兩件綠衣給毓埥,供他替換。「在天樞,穿綠色比較好。你一身遖宿打扮太顯眼了。」

「對了,為什麼你們天樞人常穿綠衣?而且你們看來不怕冷。」

「天樞氣候偏寒,我們祟尚綠色就是祈求這苦寒之地能如春天之草木一樣充滿生機。你試摸一下,天樞的織物又厚又軟,穿起來既舒服又溫暖。」

「長見識了,謝謝大哥收留!」毓埥接過綠衣,向大哥道謝。「小生姓毓名埥,請問大哥貴姓?」

「我姓凌,開麵店的。你明早起床幫忙幹活,不許白吃白住,知道嗎?」

「知道大哥!」



次日清晨,毓埥就跟隨凌師傅去他的小店,幹活去了。

凌師傅見毓埥手腳利索,幫了一大忙,總算沒白救這小子。

到了夜晚,麵食都被賣清光。

這樣日復一日,過了十多天。



某一天的黃昏。

「好小子,幫我做件事吧。」凌師傅把一個刻了青龍圖騰的食盒用厚布包好,交給毓埥。「我義弟孟章的小兒子最愛吃這些了。把這個交去孟氏布坊吧,走過右邊三條街就是了。」




-孟家.孟氏布坊門外-

「叩叩⋯⋯」毓埥帶了食盒到孟氏布坊的門口敲門。「請問有人在嗎?」

大門微微打開,只見一位雙眉微皺的大叔,對一身綠衣的毓埥上下打量。

「看你的樣子不像是天樞人啊。你從哪裡來的?」大叔的嚴厲眼神把毓埥嚇到有點發抖。

「我是遖宿人,姓毓名埥⋯⋯幫凌師傅拿食盒⋯⋯給孟家的小公子的⋯⋯」

「哦~阿凌的店小二啊,我是蘇瀚,是這裡的領班。公子請進。」蘇瀚放鬆下來,帶毓埥入布坊內。

入到布坊裡,毓埥聽到小孩子的笑聲。

「啊哈哈哈⋯⋯啊哈哈哈⋯⋯」

一個碧綠色的小東西正在屋內跳來跳去,毓埥心想:「這是皮球?還是⋯⋯小青龍?」

那「小青龍」一邊跳一邊哈哈大笑,突然跳上來撲向毓埥懷裡,笑着打招呼:「凌叔叔,你來了!咦⋯⋯」

穿碧碧綠色衣服的小孩子,嗅了毓埥衣服沾上的味道,再摸摸他的鬍鬚,稍稍失望地說:「你不是凌叔叔⋯⋯」

「龍兒,不得無禮!要懂規矩,快從客人身上下來。」一名身穿深綠色衣服、外表有些稚氣、舉止端莊,猶如一家之主的先生走出來,教訓了這小孩。「小兒無禮,冒犯了先生了。」

蘇瀚忍不住插嘴:「主人,小孩子活潑一些很正常啊,何必對少爺如此嚴厲呢?」

孟家主人一面正經反駁:「龍兒是我孟家的子孫,他接受怎樣的教育由我決定!」

兩人互相怨怨的看着對方,氣氛變得有點緊張,彷彿主僕兩人早已有了心病。

正當毓埥抱起小龍兒,不知道怎麼勸架時⋯⋯

「章兒、阿蘇,怎麼你們兩個又吵架了?」毓埥身後突然傳來這句話。他轉頭一看,凌師傅和兩位身材高挑的先生就在他身後。

兩個高個子,一個身穿黃黑衣、外表俊逸,像是讀書人;另一個身穿草綠衣、外表平凡卻有豪邁氣息。

「仲堃儀,你⋯⋯我才沒有和阿蘇吵!」孟章望向黃黑衣高個子,一臉尷尬,面紅耳赤。

「凌世蘊、嚴兒,你們別這樣看我們吧!」蘇瀚望着另外兩人,也受不了他們的目光。

「凌叔叔、蘇嚴哥哥,你們都來了!」那生蹦活跳的「小青龍」直接從毓埥懷裡跳出來,抱住仲堃儀的腿。「爸爸從私塾回來了!」

「龍兒乖!」仲堃儀輕撫小龍兒的頭。「你先跟着爹爹和蘇哥哥,爸爸和凌叔叔去煮晚飯。」

「哇,很久沒吃爸爸燒的菜了!」

「小子,你還愣在這裡等什麼?幫忙煮晚飯吧!」說罷,凌世蘊把毓埥拉走,和仲堃儀一起去孟家的灶房裡燒飯去。



蘇嚴拖住小龍兒,為孟章和蘇瀚兩人煮了茶,做做和事佬。

「孟老闆、叔叔,來來來先喝茶吧。」

只見蘇瀚看着蘇嚴,小聲怨道:「你這侄子,你幫誰啊?」

孟章反了一次白眼。

心裏叫苦的蘇嚴,以沉穩的語氣安撫兩人,說:「你們倆,都當多年主僕了。由孟叔叔那時期大家就認識了。一個是孟叔叔的兒子,又是我結拜兄弟的夫家;一個是孟叔叔的多年好友,又是我的叔叔。就見在孟叔叔的份上,今晚就別吵架吧好不好?」

蘇瀚馬上回擊:「我為了孟大老闆才留在布坊照顧少主的!」

孟章也立即反駁:「你還當我是黃口小兒!我也已經成家立室、孩子也生了,你別忘了我已經三十三⋯⋯」

「三十三?三十三減四,等於二十九!」

孟章:「⋯⋯⋯⋯」

蘇瀚:「⋯⋯⋯⋯」

天真的小龍兒突然計一計數,兩人猶如被點了穴,啞了口、僵了身。蘇嚴趁着這空隙,拿出毓埥帶來的青龍圖騰食盒,一打開就見到壓上花草圖案的薏米餅。

「爹爹、蘇叔叔、蘇嚴哥哥,一起吃吧!」

大家坐下品品茶、咬咬甜餅,嘴巴被堵了,還吵什麼架?





-孟家灶房-

「咚咚咚咚咚咚⋯⋯」仲堃儀快手淨腳地切白蘿蔔,不一會兒整棵蘿蔔已被剁成條狀。

「仲先生很熟手啊!沒有想到你這私塾的教書先生,刀法那麼好。鈞天人不是常常說『君子遠庖廚』嗎?」毓埥不禁驚嘆。

「 凡事總有例外。我寒門出身,自幼要照顧弟弟們,早已經學識如何煮食。」轉個頭,仲堃儀已經把薑蒜掏成爛蓉。

「小子,他不親自動手煮一餐,怎樣哄阿蘇和義弟那兩個冤家?燒了水沒有?」凌師傅把豬肉醃好。

「燒好水了,師傅。仲先生是怎樣認識孟老闆的?」

「這個⋯⋯」仲堃儀把香菇切成片,臉頰泛紅。「要問蘇嚴了,是他撮合我們兩夫夫的。」

「請等等?那個年輕的蘇先生?他和蘇領班不是親戚嗎?」毓埥把豬肉燙燙水。

「問問阿蘇吧!唉,在六年前,孟大老闆走了,我義弟剛剛接手布坊,阿蘇作為老臣子,指三指四也算了,還想撮合義弟和他的侄子,結果呢,啊哈哈哈哈哈!他可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了!」凌世蘊把豬肉加醬油和糖慢慢炆軟,說起當年,笑得合不攏嘴。

「難道⋯⋯紅線牽不成了?」

「章兒和嚴兄兩人有代溝,偏偏談不攏。後來他帶章兒到我的私塾坐坐,沒有想到⋯⋯我們結緣了。後來章兒還主動提親。明明我比嚴兄才小一歲,怎麼我們反而沒代溝呢?」仲堃儀大火炒香蘿蔔絲和冬菇片。「別看章兒外表有些稚氣,他人可成熟了,辛辛苦苦把布坊經營得很好,還⋯⋯明知自己年紀大了還生了我倆的孩子,那一年是龍年,就取名『龍兒』,已經四歲了。」

三個男人六隻手,總算把晚飯煮好,都是家常菜。



「龍兒,開飯了要怎樣說?」

「爹爹吃飯、爸爸吃飯、蘇叔叔吃飯、凌叔叔吃飯、蘇嚴哥哥吃飯⋯⋯哥哥,請問怎麼稱呼你呢?」

「叫我毓埥就好。」

「毓埥哥哥吃飯。」

「龍兒乖。來吧,大家都開筷吧!」孟章叫到,同坐一桌子的大家,一起吃這頓豐盛的晚餐。

孟章夾了一些蘿蔔絲炒冬菇片給小龍兒。

「謝謝爹爹,謝謝爸爸。蘿蔔很甜、冬菇很香。」

「看看你這油嘴巴,吃完飯要記得抹嘴。今晚早些睡覺去,明天爸爸帶你去私塾讀書!」

「知道爸爸!」

「龍兒乖!」

這就是天倫之樂吧。

那邊廂⋯⋯蘇嚴夾了一塊紅燒肉來吃。「唔,有肉汁。這⋯⋯這麼甜!是阿凌煮的嗎?」

「當然了,你這麼愛吃甜!」

「紅燒肉都成了糖燒肉了!」

「吃飯吧,吃飯吧,不要拌嘴了。」蘇嚴又要做和事佬了。

毓埥都把這些溫馨的場面,看在眼內。

 

吃飯以後,孟章對毓埥這遖宿遊子感到好奇,和他坐在一旁聊天。

「毓公子,沒想到會見到你這遖宿人,隻身一人,來鈞天大陸遊歷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!來!喝杯茶!」

「謝謝孟老闆!幸好在天樞得凌師傅收留,不然我也不知如何是好。」

「年輕人,要經過多少碰撞,才能成為男子漢。然後,就三十而立。你看我啊,也是經歷過風雨,才成家立室。現在布坊生意不錯,又有堃儀和龍兒在,我算是很不錯了。」孟章托一托頭說道。

「小生銘記在心。」毓埥拱一拱手,再喝一杯茶。

「毓埥哥哥⋯⋯」小龍兒走過來,遞上一個小盒,打開了,是剩下的薏米餅。「這個給你!」

「這是義兄做的,小兒最愛吃,吃吧。」

毓埥細心欣賞薏米餅的花草圖案,吃了一塊。

「謝謝,很好吃。」



當晚臨睡前,毓埥拿出一塊小木塊,用之前在天璣遊歷時蹇家所贈的小刀,細心雕刻。

「這玩意兒,小孩子會很喜歡。」



過了幾天,毓埥終於賺夠盤川,可以上路了。他在凌世蘊的家,煮了紅燒肉麵,以示答謝。

「哎呀,好小子,手藝不錯。」凌世蘊把兩件墨綠色的寒衣送給毓埥。

「謝謝凌師傅,請問可以代我送一件小禮物給孟家的小公子嗎?」

「當然可以!」



到了第二天早上,毓埥要起程離開天樞了,沒想到⋯⋯

「小生要大家送行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

原來凌世蘊請了孟氏一家和蘇氏兩叔侄來送行。

「毓埥哥哥,謝謝你!」小龍兒把玩着毓埥贈送的小木雕吊墜,愛不釋手。吊墜正面刻上的是青龍圖騰,另一面是當晚薏米餅的花草圖案。

「謝謝毓公子贈送小兒的禮物,他很高興!」仲堃儀抱住小龍兒,點頭答謝。

「毓公子,祝你一路順風!要好好見識這鈞天大地啊!」孟章也送上祝福。

「好小子,有機會再來天樞吧!喂,阿蘇,你看我看什麼啊!?」

「才沒有看你!」蘇瀚別過頭。

「都幫人家送行了,別吵吧叔叔。」蘇嚴被兩位長輩氣到沒好氣。

「謝謝大家,再見你們!」

毓埥把這溫馨的一幕收在眼內,揮手道別。

「天倫之樂啊⋯⋯」

毓埥孤身上路,到天璇去。

--未完待續--

下一回

第三章(天璇全員/鈐光)--熱熱鬧鬧的客棧生活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筆記:

1。三個月。我足足拖了接近三個月才更文。

一來因為忙於工作,到了九月才有空產糧;二來因為我有一個問題:我要怎樣把毓埥和仲孟CP拉在一起?

畢竟原劇中,毓埥和 双白以外的CP 並無正式的交集。

雖然設定為「二百年後眾人轉世,所以再無瓜葛」,但不等於我可以隨便亂寫。最後帶凌世蘊、蘇氏叔侄出場,透過眾人的對話拼湊出仲孟轉世後的故事。


2。原本的設定是仲堃儀入贅孟家後關了私塾,全心全意支持孟章。但後來我覺得仲堃儀不是那種會放棄自己事業的人。最後寫成仲孟各自有自己的事業,但兩夫夫仍然是相敬如賓。

评论(2)
热度(6)
©梅花古樹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