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花古樹

刺客圈寫手/太極拳初學者

住在香港的天璣子民,《刺客列傳》第一季心頭好
站定蹇齊從不動搖,第一季全員粉/鈐派/蔥爺三十派
蹇齊/執離潔癖,堅持不拆不逆
拒吃:無理拉郎配/All受||極度雷區:ALL蹇執光/毓蹇/執光執/哭仙狗/子X/顧XX
4/2017起產糧
不定期更文,隨喜好寫作,甜虐不定,產量偏低,請謹慎關注
腦洞專區@白梅古道/簡體版專頁@梅花古树简体专區

《如果要找刺客們下廚》蹇賓x齊之侃--甑中紅黑白

簡體版:http://meihuainchina.lofter.com/post/1efe1996_1213e087


本文含OOC/私設
CP:蹇齊
時間線設定在玉衡故道被截、天樞被攻下五座城池的時段

前言:
在之前,我曾經寫過兩篇蹇齊相關的飲食文。
第一篇是寫兩人在山林初遇的時期。
第二篇是小齊當上蹇賓近身侍衛的時期。
我曾經想過要不要寫君王/上將軍時期的部分,組成三部曲。
後來在九月見到B站被製作甑糕的相關影片洗版,一直念念不忘,在十二月已想出這故事。


--以下正文--





-天璣.寢宮中-
「王上,這碟甜點乃是以最近收成的棗所蒸製,請王上細心品嚐。」
宮中御廚低着頭雙手奉上一碟紅棗夾糰子在餐桌上,再煮了一壺青茶供蹇賓享用。
蹇賓托着腮望向這碟紅棗夾糰子,小巧飽滿的紅棗內夾入糯米糰,再淋上一大遍金黃色的桂花糖漿,看起來很黏稠。
他先用銀筷子戳了一下,銀筷子沒發黑,才趁熱吃了一顆。紅棗剛入口時又軟又香甜,吞下後卻甜得嗆人,喝了一杯青茶才去掉甜膩。每吃一顆棗又喝一杯茶,結果吃剩了半碟。
「撤了吧,以後不用再做這味了。」
「王上可有不適?國師說這是王上最喜歡吃的果點。」
「你是國師帶來的嗎?」蹇賓忍住怒火問御廚。
「是,王上。小人之前是國師任用的庖廚,服侍國師多年,經國師引薦來到宮中。」
見到御廚那副怯懦的模樣,蹇賓感到哭笑不得。
「小人該死,請王上責罰!」御廚跪在地上。
「⋯⋯不用了,以後做清淡一點的點心吧。」蹇賓揚一揚手。
「是,王上。」御廚冒了一身冷汗,急急忙忙撤走剩下的紅棗。



在書房批閱完所有奏摺,蹇賓便由內侍服侍之下,沐浴更衣。
他穿上雪白的睡袍,躺在床上良久,卻毫無睡意。
他坐起來,燒了齊之侃親手製作的艾香錐。
雖然只是以艾絨所製,但只有這種草藥香味才令蹇賓安心。
對他來說,這是小齊的氣味。
至從他自立為王、封齊之侃為上將軍後,齊之侃不再像以前般常常在自己身邊,只有自己主動去將軍府,才可以喝一口他親手煮的茶。
蹇賓回憶起以前未稱王時的美好時光。
那時候,齊之侃還是蹇賓的近身侍衛,兩人形影不離。而且他最了解蹇賓的口味,只要是他親手下廚,不論甜酸苦辣鹹,蹇賓都會吃得很滿足。
一到棗子當造時,齊之侃就以紅棗造點心。在出門巡視邊境時,他手上總有一小袋大棗夾核桃給蹇賓當隨身小吃。在候府小休時,他就蒸了小紅棗夾糰子給蹇賓享用。
把糯米磨粉、加水捏成糰子夾在已經挑去核的小顆紅棗裡,蒸一盞茶時間,最後淋上一點點糖桂花,就一點點。
小小紅棗本來就甜,加入糰子和糖桂花更是又軟又香,配齊之侃煮的茶,味道剛剛好。
「小齊啊小齊,本王很久沒吃你煮的菜了⋯⋯」
一想到自己以後要吃國師口味的食物,就算是珍饈百味,他也吃不下去了。
「小齊,你帶兵去玉衡故道,一定要平安無事⋯⋯」


過了五天,蹇賓終於收到捷報。
齊之侃領兵截斷了玉衡故道,並攻下天樞五座城池。
戰神之名,不脛而走。
後來天樞派來使者送上國書,表明割讓被攻下的城池。兩國正式和解。
「不愧為本王的小齊⋯⋯沒事就好。是時候給我國的兒郎吃好一些吧。」
御書房內,蹇賓在奏摺和批文上畫押,一邊嘴角向上揚。
「小齊,如果本王再給你紅棗,你又會做什麼好吃的呢?」





-天璣邊境.某座城池-
穿着厚重盔甲的齊之侃,正在巡視軍隊。
天璣軍隊雖然打勝仗,但士兵們都已經筋疲力盡,而且他們看來都很餓。
齊之侃走到其中一群士兵那裡。
士兵們見到他那副充滿威嚴的樣子,馬上就恭敬起來,不敢造次。
「拜見將軍!」
「免禮。這次打敗天樞,大家都辛苦了。到那邊吃飯去吧。」
「謝將軍!」
敬禮後,士兵就去廚子那裡排隊取小米粥吃。
廚子們燒着柴火,把黃澄澄的小米粥煮到又濃又稠,放了野菜、醬菜和一點鹽,供士兵們充飢。
齊之侃嘗了一口粥,說:「味道不錯。」
其中一個廚子是個年輕哥兒,他向齊之侃拱手半跪道:「這都是將軍教屬下做的,感謝將軍讚賞。」
「可是⋯⋯」齊之侃望一望碗裡的一點兒小米。「士兵吃這些粥,味道從未變過。」
「兄弟們都說,他們回到家鄉要去吃甜的。」
「甜的?」齊之侃繼續掛着這副冷面孔。「現在天璣⋯⋯是棗樹掉果的日子吧。」


第二天,邊境的軍營收到朝廷所賜的糧食,由斥候和廚子去驗收。
大包大包脹鼓鼓的糧食被運到煮食的帳篷裡,士兵們見到那些糧食,都抹一抹嘴角。
剛巡視完軍營的齊之侃也到帳篷裡,見到斥候和廚子們看着批文,表情錯愕。
「將軍⋯⋯這是朝廷送來的糧食。」斥候把批文呈給齊之侃查閱。
「小米⋯⋯雜豆⋯⋯乾肉⋯⋯菜乾⋯⋯醬菜⋯⋯鹽⋯⋯」他再細看下去,就愕然了。「紅棗⋯⋯蜜棗⋯⋯紅芸豆⋯⋯糯米?」
他認得批文上的字和畫押,是蹇賓的筆跡。
這是王上賞賜的食物。
平時在軍中一副冰冷面孔的齊之侃,此刻終於放鬆一下。
「你們去拿甑和鬲來。」
「是,將軍。要做紅棗飯嗎?」
「不是。兄弟們都想吃甜的,就滿足大家吧。你們先去打水,把糯米和紅芸豆洗淨,浸六個時辰。明天下午再洗淨棗子,本將軍再教你們怎麼做。」
「是,將軍!」


第二天,浸了水的糯米和紅芸豆都脹得飽滿,棗子也已被洗淨瀝乾。
齊之侃穿起便裝和圍兜,包好頭髮、束起袖子,來到煮食的帳篷裏。
「大家都洗乾淨雙手的嗎?」
「已經洗了手,將軍。」
「那就開始吧!」
「是,將軍!」
齊之侃教廚子們把糯米和紅芸豆分別放在筲箕上,濾掉水分,直到米水一滴不剩。
然後大家用筷子戳穿紅棗和蜜棗,去掉棗核。
某個廚子見到香香的蜜棗,想偷吃一顆,不料⋯⋯
「不准偷吃!否則軍法處置!」
「⋯⋯是,將軍。」
廚子生了文火,用陶鬲盛滿清水再燒開,再把陶甑放在上面,熱騰騰的蒸氣從陶甑底部的無數小孔內噴出。
先在小孔上放紗布,再把紅紅黑黑的紅棗與蜜棗鋪在陶甑上,再鋪一層厚厚的糯米,再鋪上淡紅色的紅芸豆,再鋪糯米,再鋪棗子⋯⋯最後在第八層的糯米上鋪上大量棗子,絕不吝嗇。
棗子與紅芸豆的甜香慢慢從陶甑飄出,帳篷內的空氣都甜絲絲的。
廚子們問齊之侃:「將軍,這要蒸多久了?現在已經入夜了。」
「蒸一夜,四至五個時辰。」
「四至五個時辰?那要明天早上才能派給大軍?」
「沒錯,糯米帶黏性而且滋補,加上紅棗,最適合早上吃用以補充體力。而且糯米、豆子、棗子經長時間蒸煮,口感會更為軟綿。」
齊之侃望向蒸氣騰騰的陶甑,然後對廚子們下令:「留兩個人輪替看火,其他人都去煮小米粥吧。士兵們都餓了。」


早上,卯時。
士兵們嗅到香味,都睡醒了。
眾人梳洗後,穿上軍服,走向煮食的帳篷外,等着吃早飯。
很早就起床的齊之侃,在帳篷內和廚子們把那些熱燙燙的陶甑搬下來,用木勺把頂層的棗子抹成棗泥。
經過一晚蒸煮,棗、豆、糯已被蒸到軟軟爛爛,幾乎融為一體。
齊之侃與廚子們先試吃了一點,棗泥香甜、芸豆綿綿。
「可以派給大家了。」
廚子們打開帳篷,開始派甑糕給士兵們。
士兵們捧着木碗吃起這甜美的早飯。
「在軍營每餐都吃鹹的,頭一次吃到甜的!」
「棗子和芸豆都綿綿的,很好吃!」
「唔⋯⋯我老家也有甑糕吃的,味道和這個一樣,又香又甜,嗚嗚嗚⋯⋯」
正當齊之侃監督士兵們取早飯時,斥候來到他身邊,秘密地在他耳邊傳了幾句話。他聽了以後,就拿了兩碗甑糕去他的帳篷裡。


齊之侃回去自己的帳篷裡,就見到有個人披了白色披風站在裡頭。
他把甑糕放在一旁,半跪在地上,拱手稱:「臣,參見王上。」
「小齊,免禮。」蹇賓掀起兜帽,扶起齊之侃。
「王上大清早就來到,應該未進早膳。」齊之侃雙手奉上一碗甑糕。「王上請品嚐。」
蹇賓取出他隨身攜帶的棗木筷子,夾一塊甑糕來吃。
「王上不用銀筷子嗎?」
「小齊做的菜,當然要用小齊親手削的筷子吃。再說,本王很久沒吃你做的飯了,陪本王一起吃吧!」
兩人一起品嚐美味的甑糕,要不是他們在軍營,蹇賓一定再添第二碗吃個夠。
齊之侃注意到蹇賓的臉頰有些凹陷,問他:「王上最近胃口好嗎?」
「國師把他以前的庖廚送入宮中,照顧本王的飲食。」蹇賓吃完甑糕,放下木碗,嘆一口氣。「他把小齊以前的撚手小菜,都做成國師的口味,一是甜到倒胃,一是鹹到嗆喉,這叫本王如何下嚥?」
「王上如果不嫌棄,軍中有位兄弟,廚藝不差。臣可以教他煮茶、做一些菜式和糕點,再帶入宮中服侍王上。」
「還是小齊最了解本王!」





-天璣.御書房-
「王上,小休時間已到,請喝茶。」
年輕哥兒為蹇賓煮了綠茶,並奉上一碟切成四方形的紅棗核桃糕。
蹇賓吃下一塊,棗泥甜而不膩、核桃香脆爽口。
「小哥兒,你懂得做紅棗糰子嗎?」
「小的知道,將軍教過,要用灰棗,糖桂花只要下一點就夠。」
「好吧,明天就做紅棗糰子給本王嚐嚐。」
「小的遵命。」
蹇賓想到以後再不用忍受國師的口味,他終於可以安心吃喝了。
他托一托腮,笑了。


--正文完--

评论(1)
热度(16)
©梅花古樹 | Powered by LOFTER